• <nav id="cacym"></nav>
  • <nav id="cacym"><code id="cacym"></code></nav>
  • <center id="cacym"><td id="cacym"></td></center>
    官方微信

    歡迎關注
    中華語文官方微信

    小編推薦 

    • 淡墨雅灰

        破敗凋敝的木舟, 寒江深水處的靜流,疏落幾筆淡墨,加上些許留白。最愛這淡淡的水墨意韻,一滴墨,灰作骨,墨色層染。淡灰的山色于天光明水中浮蕩,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飛鳥絕跡,人跡湮滅。墨線起伏,浮生如夢,分不清是畫在眼中,還是人在畫中。靜靜流淌著的灰色載動了萬千禪韻,指尖輕叩便能給人以無盡微妙的禪意。  有人說:“灰是沒落的貴族。”時常聽聞斑斕的色彩世界里各種鉤心斗角、爭名奪利,而灰色一直很淡然地棲居,在勃發的新貴中憑借著古老的身份而安居一隅。  灰色于紹興而言,就是一方色彩印章。灰白的石橋連接一條很闊的石板路,深灰的石板邊緣點上兩行青苔。石板路忍受著外界的雜音,承受來來往往留滯的風塵。路面在塵土的覆蓋下顯得泛白,好似灰色跑到地……[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粥香做伴歲月長

        熱氣騰騰,霧氣裊裊,家中四處彌散著米粥的香味。奶奶系著白色圍裙,站在灶邊,邊掄著勺子不緊不慢地攪拌著那鍋翻滾著的米粥,邊對著伏案作業的我慢慢悠悠地絮叨:“凡凡,你知道這粥啊,就需要不停地攪拌,這谷物的香味才會發散出來……”  說來也怪,正為一道難題所困擾的我在陣陣粥香中竟慢慢找到了靈感……  記得我小的時候,家中不算富裕,父母為了生計,早晨伴著晨曦出門,晚上踩著月色回家。他們回來的時候,年幼的我早已經進入了夢鄉。奶奶總是擔心父母深夜回家肚子餓,就熬上一鍋粥等著,算是晚飯又可當夜宵。有時是純大米粥,有時會加上些花生、綠豆之類的。湊巧他們吃飯時我醒來,就會聽到媽媽輕柔的聲音:“凡凡,要不要喝點粥?”在我眼中,這米粥有什么好吃的?又不是肯德基、麥當勞。我全……[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12月6日的風和疼痛

        疼。是真的疼。  肚子脹脹鼓鼓的,胃就像個被拖拽的殘破的布袋,硬撐著包住最后一點力量。  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冷風來去沒有任何阻礙,它侵略著我每一個暴露的毛孔。風和疼痛感讓我備加清醒。  憑著本能往家挪動步子。  我慢慢,慢慢地走,盯著腳下的每寸土地,努力不讓自己摔倒。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記得自己到底走了多少步。風呼嘯得更歡了,就像是一位終于暴富的乞丐,瘋狂地亂竄。  好像又有一股氣團到了腸道里,器官就要炸裂。身邊不時有車呼嘯而過,留給我來不及遮掩的尾氣,怎么還沒有到家?步伐有些錯亂,我的心像是塌方了,觸不到底。  疼,是真的疼。  一片冰冷一致的建筑,排列成城市里最無情的面目,空氣像是染了劇毒,污濁不堪。風像一個勝利者,它叫囂著沖向每一處地方,然……[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時光細語

        記憶像塵埃,或輕或重,卻總能治愈人的傷愁,撫平人的悲哀。春花繁華了油綠的密枝,秋風撣落了肩頭的白雪,我們擺脫了稚嫩的青澀,開始了邁向青春的步伐。記憶也像是通往成熟的列車,通向的不僅是對未來的不安與徘徊,還通向那些被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曾諳舊景。這場回不去的遠行,將會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我們把這些在時光中不知不覺遺失的碎片一一撿拾,慢慢拼湊,總能聽到時光的召喚與希冀。記憶中的一段段往事,都像是一首首老歌,訴說著或悲或喜,或美或丑,或人間風情或天下蒼生。回憶的旋律剛一響起,每一寸皮膚都開滿了音符,包含著光陰的呢喃和記憶的沉積。  記憶很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它輕輕眨了眨眼睛,便已掠過了滄海桑田。在我們的腦海里,有泛黃的老照片,有恬靜的小村莊,有干枯的凌霄花……[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子瞻,你可曾寂寞?

        大江東去,你是奔騰江水里閃亮堅硬的豐碑;生死茫茫,你是十年歲月中獨影搖曳的癡漢;把酒問天,你是世俗官場里兩袖清風的隱士。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的你留下無人共語的心事,化成數千詩篇流淌在歷史長河中,生生不息!  子瞻,月光下你的身影,那種似曾相識的孤獨偉岸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時常午夜夢回,聽見你用雄渾清亮的嗓音緩緩講述塵封多年的故事。這么多年,在我苦苦想念你的每一個夜晚里,你可曾寂寞?  你自幼聰穎過人,少年的眉眼間藏不住的意氣風發在溪水中泛起層層漣漪。天才自然是無人可比,而天才要忍受的苦痛也是無人可比!如今,同樣年少的我想問問那時年少的你,在你提筆寫下“發憤識遍天下字,立志讀遍人間書”時,可曾寂寞?  這是一種高處不勝寒的痛,無人感同身受。  風華……[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記憶中的姥爺

        不大的農家院落,古樸的黑瓦白墻,多姿的花木植株,繪成一幅別具韻味的小院風情畫。每當天氣晴好時,鐘愛書法的姥爺總會在梨樹下的桌案上鋪一張宣紙,伏案臨帖。風中帶著豐腴的花香,一會便氤氳滿院,雪白的梨花如玉似雪,細碎的陽光在春的枝頭,一派春光旖旎,鳥語花香。陽光無聲地撫上宣紙、毛筆、石硯,為那安詳的身影鍍了一層金。  小小的我總喜歡遠遠站在院落一角靜靜地觀賞這初春的美景。微風吻過薄如蟬翼的宣紙,伴隨著沙沙聲,它們不安分地搖擺著身軀,似乎想要飛上夢中的那片晴空,只見姥爺的臉上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意。他用瘦弱的手輕輕拂去紙上的落花,又將一把精致的鎮尺小心翼翼地壓在紙上。我呆呆地注視著,花樹下,穿一件潔白麻布衣的老人被墨香和花香環抱,似一幅古色古香的畫。  姥爺側……[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童年祭

        落日的余暉灑盡,黑夜降臨,輕柔的月影如約而至。晚風吹動著它銀白色的裙擺,勝似一位風情萬種的美人。我一個人慢慢地在故鄉殘存的古道上走著,兩邊密密麻麻地長滿了草,這里已經很少有人來了。  想起小時候的故鄉,沒有車水馬龍的街道,沒有人聲鼎沸的嘈雜,沒有高樓林立的壯景,也沒有發動機震耳欲聾的轟鳴。有的是小橋流水、古道清風和竹海深處的炊煙人家。  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光是打著火把捉泥鰍。三四月的晚上,被太陽烤了一天的土地開始降溫,這時候的水田剛剛翻耕還沒有種下作物,水田里的泥鰍紛紛冒出來乘涼。要是下點小雨,那些肥得游不動的老家伙都會跑出來,一層一層地躺在泥巴上,任晚風把水面吹成一個個的笑臉,它們就是紋絲不動。  我們這些小孩子就常跟在大人們后面,看著他們把一個一……[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 生活

        大外甥今年三歲半了,六個月大時就由我母親帶著。剛開始他喊母親奶奶的時候我還不習慣,因為我總有個疑問:我母親何時成了奶奶?而且嚴格來說,應該叫外婆,只是母親不喜歡,就教他喊奶奶。  這個小生命的到來,讓我意識到母親不再年輕了,我也不再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孩子了……這些很清晰的念頭驅使我用一個大人的眼光和思維去看待事物。盡管我也一直這樣努力地做著,但有些時候,這個牙牙學語的孩子說的話,總會讓我有些厭惡這世界的冷漠無情。  每次大姐過年回來,除了偶爾陪陪孩子,其他時間基本都是捧著電腦畫圖紙、做設計等等。大外甥也很懂事,不哭不鬧,今年也是如此。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大姐就要回去工作了。臨走前的那個晚上,我們談到孩子的事情,她說自己也想盡力多陪陪孩子,可是外面工……[詳細]

      閱讀全文|評論
    首頁 上一頁123456789下一頁 末頁
      搜索標簽
    關于飛翔聯系我們隱私保護飛翔版權與免責聲明
    Copyright ?晉ICP備11003498號-1
    好运彩好运彩平台好运彩主页好运彩网站好运彩官网好运彩娱乐好运彩开户好运彩注册好运彩是真的吗好运彩登入好运彩快三好运彩时时彩好运彩手机app下载好运彩开奖 沛县 | 潍坊 | 阜阳 | 义乌 | 项城 | 章丘 | 黄南 | 巴彦淖尔市 | 包头 | 博尔塔拉 | 石狮 | 迁安市 | 泰安 | 绵阳 | 北海 | 厦门 | 龙口 | 永康 | 义乌 | 通化 | 柳州 | 中卫 | 菏泽 | 包头 | 巴中 | 博罗 | 汕头 | 临夏 | 汝州 | 青海西宁 | 河池 | 吐鲁番 | 桐城 | 吐鲁番 | 来宾 | 南充 | 咸阳 | 晋江 | 海丰 | 南平 | 白山 | 漯河 | 雄安新区 | 牡丹江 | 阜新 | 灵宝 | 河池 | 牡丹江 | 亳州 | 来宾 | 石嘴山 | 长兴 | 日喀则 | 迪庆 | 清远 | 镇江 | 淄博 | 诸暨 | 图木舒克 | 保山 | 垦利 | 延安 | 石狮 | 宁国 | 昆山 | 崇左 | 上饶 | 大理 | 大连 | 改则 | 新余 | 抚顺 | 顺德 | 香港香港 | 烟台 | 景德镇 | 黄石 | 黑龙江哈尔滨 | 大连 | 广饶 | 商洛 | 安吉 | 海宁 | 兴化 | 周口 | 九江 | 伊犁 | 昭通 | 黄南 | 扬中 | 吉安 | 中山 | 六安 | 伊犁 | 汝州 | 鹤壁 | 台北 | 辽宁沈阳 | 攀枝花 | 张家口 | 涿州 | 沛县 | 南阳 | 湛江 | 石嘴山 | 揭阳 | 丽江 | 廊坊 | 济宁 | 绵阳 | 鹤壁 | 南阳 | 果洛 | 昌都 | 泉州 | 昌都 | 七台河 | 泗洪 | 自贡 | 南平 | 儋州 | 青海西宁 | 章丘 | 铜川 | 辽阳 | 宁德 | 锦州 | 恩施 | 克孜勒苏 | 通化 | 台湾台湾 | 玉树 | 嘉兴 | 神木 | 武威 | 泰兴 | 如东 | 资阳 | 广安 | 滨州 | 四川成都 | 博尔塔拉 | 黄冈 | 文山 | 广州 | 阿拉尔 | 靖江 | 果洛 | 日照 | 黑河 | 无锡 | 东台 | 常州 | 果洛 | 甘南 | 淄博 | 临猗 | 潍坊 | 曲靖 | 江西南昌 | 中卫 | 绵阳 | 燕郊 | 仙桃 | 福建福州 | 滁州 | 萍乡 | 平顶山 | 吉林 | 柳州 | 包头 | 日土 | 金华 | 三明 | 威海 | 大庆 | 扬州 | 永州 | 防城港 | 雄安新区 | 巴彦淖尔市 | 潍坊 | 神农架 | 朔州 | 巴音郭楞 | 大兴安岭 | 台湾台湾 | 宝应县 | 玉林 | 洛阳 | 德清 | 湖州 | 玉溪 | 嘉兴 | 海西 | 乌海 | 锦州 | 东营 | 天长 | 泸州 | 临海 | 潍坊 | 滁州 | 万宁 | 湖北武汉 | 淮北 | 珠海 |